脊髓性肌肉萎縮症患者是因為其脊髓喪失了用來調節肌肉運動及強度的重要細胞,叫做運動神經元。這些運動神經元藉由中樞神經系統 (CNS) 的訊號調節肌肉的運動。CNS為人體神經系統的一部份,包含大腦以及脊髓。

當運動神經元喪失功能後,因為肌肉停止接收來自CNS的訊號,會逐漸造成肌肉無力和萎縮 (肌肉質量以及強度逐漸降低)。

不像其它許多罕見的神經肌肉疾病,對於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的特定遺傳成因,我們有相當明確的認知。

造成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的原因是什麼?

脊髓性肌肉萎縮症是由運動神經元存活基因1SMN1)的突變所造成。該基因負責製造運動神經元存活(SMN)蛋白,它可維持運動神經元的健康以及正常功能。脊髓性肌肉萎縮症患者體內SMN1的成對基因都產生突變,導致SMN蛋白的產量降低。缺乏適當濃度的SMN蛋白,將使得脊髓內的運動神經元衰退,導致肌肉無法接收來自大腦的訊號。

運動神經元的退化導致肌肉的質量和強度逐漸減少(萎縮)。

僅用於說明。

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的影響是什麼?

脊髓性肌肉萎縮症對每個人所造成的影響都不同,依照發病年齡以及疾病的嚴重程度,症狀有很大的差異。患者靠近身體中心的肌肉可能經歷漸進式肌肉無力,像是肩膀、大腿以及骨盆。這些肌肉是用來協助頭部控制或運動、坐正、爬行、走路等動作,因此這個疾病也可能會影響呼吸和吞嚥。

脊髓性肌肉萎縮症不影響負責認知的神經元。認知是指透過思考、經驗以及感覺獲得知識和理解的心智過程。根據一份研究指出,患有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的孩童和青少年智力正常,智商在標準範圍內。對於學齡孩童,特殊的調適將有助於維持認知和智力發展。

對於SMN2,我該知道什麼?

所有脊髓性肌肉萎縮症患者都至少有一個「備份基因」,稱為SMN2SMN2基因跟SMN1有著相似的結構,但只能產生少量正常功能的SMN蛋白(10%)。因為SMN蛋白的濃度過低,所以無法有效維持中樞系統神經元的存活。

SMN2基因的拷貝數目可能不同,當SMN2的拷貝數目較高時,則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的症狀較輕微。儘管如此,因為每位病患的症狀個體差異,而無法單就SMN2的拷貝數預測發病的嚴重程度。因此,專家建議應依照患者自身的功能來決定照護方案,而非單就SMN2的拷貝數目。

因為備份基因 (SMN2) 的發現,為開發潛在的治療方法提供了獨一無二的機會,可能讓SMN2基因製造更多的SMN蛋白。

脊髓性肌肉萎縮症是如何遺傳的?

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為一種體染色體隱性疾病,意思是要同時遺傳到來自父母的突變SMN1 基因,才有可能罹患SMA。如果孩童只遺傳一組突變的SMN1 基因,將被視為「帶因者」,但通常沒有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的症狀。


如果父母皆為突變SMN1基因帶因者,則:

若您有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的家族病史,您成為帶因者的機率將高於平均值。在做生育決策時,詢問您的醫師將有助於了解您家族內常見的突變為何。一旦了解家族突變,即可選擇一項適合您的檢測:

  • 若您的家族突變為 SMN1缺失,則建議您先做SMN1基因檢測
  • 若您的家族突變有更難以預測的SMN1基因突變,則您的醫師及實驗室將決定是否進行其他檢測來找到確切的SMN1基因突變

若您無法獲取您家族的突變訊息,仍可進行拷貝數檢測,將從您目前的家族史中計算出您成為帶因者的機率 (檢測前)。假如檢測結果正常,您成為帶因者的機率將會較低。

許多實驗室和醫院提供脊髓性肌肉萎縮症帶因者篩檢,來確定父母一方或雙方是否為SMN1 基因突變的帶因者,提供個人或家庭有關於生下患有脊髓性肌肉萎縮症孩子的風險資訊。受過訓練的遺傳諮詢師,能讓家庭更容易了解關於遺傳風險、檢測和診斷等資訊。

社團法人台灣遺傳諮詢學會 點擊這裡 ,了解遺傳諮詢師的角色。

SMA相關數據

在美國,每6,000人或10,000個出生的寶寶中,大約就有一位罹患脊髓性肌肉萎縮症。
在美國,約有 25,000名罹患脊髓性肌肉萎縮症患者,估計每40人就有一位是帶因者。
在台灣,目前文獻指出,SMA發生率約為每17,181位新生兒中就有1人罹患此疾病。此研究涵蓋了台灣三分之一新生兒人口數,台灣總新生兒人口之SMA發生率仍待進一步研究。